中国动漫交易网  |  动漫原创展示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缱绻非洲
发站内信加为好友
基本信息给他留言
刘鹏心 的状态 |    出售《缱绻非洲》的动画、漫画改编权
连载  |  内容提要  |  本书的缘起  |  作者简介
他的日志 + 我来评论  |  + 我要分享

序幕缘起
发布时间:2009-12-29 15:13:42    已有2375人浏览    2人留下脚印
  我目不转睛地凝视一老式钟摆,看着它不知疲倦地左右摆动,听见它发出细细的嘀哒声。哦!  原来,这钟摆在空间里永不停歇地摆动,时间就在这嘀哒声中一秒接一秒地永远消逝了。啊!  我顿悟:我的时间、我的有限生命就这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呀 !  不过,科学家已科学地证明:时间和空间是一体的、不可分的,而且还是可以弯曲的。科学家进而又观察、实测出:我们的宇宙正在加速膨胀,所有星系都在加速远离我们而去。而构成全部宇宙的不过是时间、空间和物质(当然包括我们人类)而已。既然时间空间一起在弯曲,那么,我们人的过去和当下在空间和时间里活动所留下的痕记,也会随着时空一起在百亿年或几百亿年后又被弯曲回来么?

  科学家还说,空间、时间和物质这三者在永恒地运动着。那么,日月穿梭、斗转星移也一直在人类能看到的天穹中不停地上演。这永恒运动着的物质包括每个人也在空间和时间里总是要留下一丝痕迹的,人生的舞台也在时空里上演着一幕复一幕。我以为,我们人这个自然界的一个存在物的每个活动都会留下了一个痕迹,都是一个永不磨灭的存在,尽管是一丝痕迹,但也是一个永恒 !   

  本书中展现的是我编译师兄孟龙的一幕幕的故事,也应该是一个个的永恒的存在吧?那些故事来缘于师兄留给我的956页“痕迹” ──那是由几种文字混合写成的手稿。手稿主要用古汉语写成,但也夹杂有英语、斯瓦稀里语(东非共同语)、亚奥语(莫桑比克主要民族语言)、一些部落的土著语言,还有少量梵文。

  当年我在非洲胜利完成援外任务、准备回国时,师兄神情疲惫、风尘仆仆地

  突然来我工作的专家组工地找我。他拉我至一荒山小径散步,然后将一个鼓鼓的人造革书包交给我,并说:“六年后,你再打开看吧 !” 我大惑不解,为什么要六年后才能看 ?师兄说:“《黄帝内经》上有一句:‘法于阴阳,和于数术。’ 这里的一个华人老师告诉我,再有六年可见分晓。我们这个伟大的中华民族,终归会有空前的伟人出现,拨乱反正、清算这场‘浩劫’。然后,我们多民族的伟大国家会再一次地空前绝后地伟大复兴。届时,会有万国元首排着队来朝我中华…… 我的这个华侨老师是个国学大师,他不信任何宗教,也不是星象家或江湖术士之类。我在非洲学习、工作八年,与这个爱国情怀极深的老师经常往来。老师每次神秘的预测都是基于他的深不可测的国学知识和社会实践活动。很奇怪,每次他都言中了。我不得不相信他。他还曾预测我会有一次过不去的‘劫难’。现在竟然也应验了…… 当然,我也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咎由自取。我准备‘处理’我自己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已无牵挂……呆望着神情凄苦的师兄,我大惊。师兄现在的工作正是火红、事业如日中天,应该正是踌躇满志之时。然而,何故至于斯?……

  为什么我尊称高我两年级的同学孟龙为师兄 ? 因为我俩在大学时有过一段渊源。当时,我与孟龙是一个系的,我大一他大三,课余我们都爱舞文弄墨,有同好,也都有家传武学。所以,我与孟龙私下结成“金兰之谊” 。

  而当时,我俩面对面地站在荒山蔓草中,我又满腹狐疑地问师兄:“包中好像有很多本本和纸张,你究竟写了些什么 ? 能否告知一二 ?”

  “夏星老弟! 记得我们背诵过《易经·系传》里的那四句吧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嗅如兰’! 正因为你我有‘金兰’之交,所以我才把手稿交给你、留个纪念吧。以后,你我恐再难相见。我这个人在这段时空里存在过,留下了奇怪的‘痕迹’。我本来是‘吾道一以贯之’的人,但最后却成了一个‘矛盾’的人,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了…… 当然,宇宙、人生没有恒定不变的,世事风云变幻。也许六年后,我可能被原谅。但现在,我心已……”

  “师兄!”我急于想知道包中的神秘,“我今晚就想打开看看你的‘大作’,行吗?”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师兄异常严历,“小老弟 ! 如果你现在看,一定会吓一大跳。我不能陷你于不义。你看后,向组织报告,对不起我;不报告,你对组织的忠诚就要遭到玷污。这会使你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这堆手稿,是记录了我的不为人知的一段经历和真实的心灵独白。有一件事是不能饶恕的,或曰‘大错’。尽管,在那种环境下,就是神仙也难逃过…… 再说,我的家里也遭天大变故……”

  师兄的莫名其妙的话语令我震惊,而且,还有种不祥的感觉。

  “你我今此一别,恐难再相见。以后,有人问你关于我,你要表示一概不知,只承认是普通同学关系。切记、切记……”

  当时,我几乎哭出声来,这好像是生离死别呀 ! 我崇敬的师兄为何到了这种地步 ?

 ……

  我完成任务回国后,虽然也带回了那“书包”,但不想打开包看那摞伤心的“东西”。不过,从潮湿闷热的赤道地区带回来的东西,怕有潮湿气和虫蛀,我将书包打开见见风,发现那是用细剑麻绳捆着的六摞十六开的白稿纸,每摞都有一层白色透明的塑料包裹着,每摞约二公分厚。没发现有虫蛀现象,只是有些潮湿气。于是,我原封不动地晾晒一下,然后就将它们束之高阁──放在家里接近天花板的老式书架顶层。

  宇,膨胀着的天球上、所有星系远离我们地球飞逝而去;宙,无始无终的时间从我们身边滑走……

  有一日,翻找书架顶层旧书时,有一摞纸滑落出来、“啪”地一声掉到了地板上。细剑麻绳脱落,裹着的塑料薄膜破裂,有两页纸飞散出来。我捡起一看,一页白纸上有四个大字:“缘断非洲” 。 哎呀 ! 我不禁惊叫:这是师兄手稿的标题呀 ! 再看另一页,只见页右上角有915三个数字,页首上写着:“最后一幕” ,下一行是十二个写得较大的汉字:“夕阳熔金、暮云合璧,暮落缘灭 !  所以,此书之先,我写“序幕缘起” 。

  恰逢此时,忽闻非洲的全体高峰们来华盛会,这更加勾起了我几十年所珍藏的记忆。正如孟龙手稿中所写: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正值“全球春秋战国”伊始,世界三大主流势力在沸腾的非洲博弈…… 传奇英雄切?格瓦拉曾说这块热大陆已变成世界革命风暴的中心……

  黑金、黄金、钻石、世界“原料仓库”、 广袤肥沃的处女地、莽莽的原始密林、赤道雪山、大河瀑布、生机盎然辽阔深远的稀树草原、地球上数量最多种类纷繁的珍禽异兽…… 这就是非洲的代名词。然而,数百年来,由于殖民主义者的疯狂掠夺和蹂躏,这块大陆上的亿万尼格罗人变得极度贫穷、疾病、落后…… 风起云涌的民族独立解放和重建美好家园的运动中,我们数万“奇那” (东非共同语──斯瓦稀里语对‘中国人’和‘中国’的发音)对尼格罗兄弟姐妹们给予了真诚无私的帮助……”

  当时,我坐在凉地板上忘情地读着师兄的手稿,那一段段匪夷所思的文字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真是:僵坐凉地读“轶事”,不觉春去已多时!

 ……

我又不禁想起了我与孟龙的莘莘学子时代和印度洋上的偶遇。

  孟龙的原名是孟钦龙,是儒家亚圣孟子的遥远后人。大学一年级时,我为系里文艺汇演“诗歌联唱”撰稿,孟龙是系学生会的文体部长,他为我改稿定稿。我们相识并熟悉起来。那时,正值自然灾害肆虐的几年困难时期。神州六亿大众,每日摄入的热量严重不足。上级关怀正在长身体的广大青少年学生,下令各地学校取消一切消耗体能的剧烈运动,比如运动会之类。大学的体育课时,老师号召大家尽量少动,以便保存每天摄入可怜的卡路里。我们的体育老师教大家学极慢动作的太极拳、气功之类的国术(当然,教那些被定为封建糟粕的所谓国术之类,勉强得到了学校领导的批准)。同学们开玩笑说:干脆学“龟息功”吧!因为龟可以吃得极少,却又能万岁长寿;还有的说,既然食不足,就炼“气”变“餐”吧 !

  暮春的一个周六,很晚从图书馆出来去桃园(亦称东苑),想私下练练。那是校园东北角的一处九亩大小的漫山岗地,上面长满桃、杏、梨、樱、丁香等。其中铺石小径纵横交错。是临近的我们外语系学子们的好去处,清晨或黄昏,背单词、朗诵课文的,人满为患。其时已是夜深,我偶见园隅开阔处草坪上一个极矫健的身影。我不禁一惊,那刚柔相济太极拳式竟是我的“家学”呀 !  但我的父辈在其中却独创了进攻的秘招。我毕竟童心未泯、年少气盛,有时也目中无人。竟然纵身跃上去,出手便击。然而,不出三招,我已然仰面朝天…… 哦 ! 果然天外有天呀 !  后来,我越加敬重孟龙的文美武华,竟秘拜孟龙为师兄(那年月搞什么“义结金兰”,那可是封建糟粕,要遭严厉批判的。何况我们还都是共青团员。但我与师兄的私人交往是极隐秘的)。师兄还曾秘授我少林秘笈“十二式” 。听父辈说,那可是顶级的功法。自唐宋以来,达其化境者,鲜有其人。我惊叹,师兄的功夫确已达化境。而我,只学了一点皮毛。我们俩还切磋了集“儒”、“武” 、“医” (我们称其为 “ Three-in-one approach” )“三位一体”于一身之真谛,师兄盛赞我的“极大化摄氧量”创意……

  当时,师兄可谓风流俊逸,系里师生惊为天人。体育上,他是系篮球队的投中率奇高的前锋;文章、诗歌,也写得很华美。大三时他就能即席流利地翻译莎士比亚、拜伦、雪莱的篇章。然而,那年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班的胡班长和系的团总支书记曾密谋上报师兄为“白专”典型、“修正主义苗子” ;如果再揭出严重的言行,甚至可定为“反动学生” 。那年月,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师兄的主要“罪名”就是他曾读过图书馆藏的近千册的“封” 、“资” 、“修”的典籍。为罗织“罪名” ,班里的积极分子们曾花费大量人力查阅了图书馆的借阅卡片,他们发现:孟龙简直就是个“吃”书的饕餮。他借阅过卷帙浩繁、宏幅巨制《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的十之二三(全书共79327卷,约十亿字),也借阅过《坛经》 、《圆觉》 、《金刚》 、《愣伽》、《愣严》 、《圣经》 、《古兰经》等;还借阅过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伊壁鸠鲁、奥古斯丁、马丁·路德、但丁、卢梭、伏尔泰、康德、达尔文、黑格尔、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叔本华、马斯洛、亚当·斯密和凯恩斯等人的著作。积极分子们想破脑袋也理解不了,他孟龙哪有那么多时间看课外“杂书” ?吃饭、上侧所、睡觉都搭上也不够呀 ?其实,师兄曾告诉过我他阅读的“秘诀” ,那就是“浮光掠影、大观大略、不求甚解” 。每当他静下心来读一本书时,都是快速翻阅,只对精华部分仔细阅读。读完任一本书都不会超过二小时!

  更有甚者,有人还发现他偷看过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的英文版的著作。这还了得…… 于是,班支部组织了多次“帮助会”(实则批判会)。而后,又多方收集他离经叛道的言行。然而,都是查无过硬的“材料” ,只有几句同情《早春二月》电影中的萧涧秋等人的言论。那时,同学们正在热烈地批判“人性论”和萧涧秋的虚伪性。系里的学生辅导员还找过我谈话:“听说,你与孟龙是‘写作’上的朋友、关系也很好。他的思想有些问题,你能说些什么,我们好帮助他吗?”  我知道,是让我揭发些什么。我心中暗喜:“哈 ! 你算找对人了。” 于是,我佯装郑重、大谈孟龙的思想坚定、品格高尚、为人正派……

  虽无法将孟龙划入另册,但继续“帮助”和写个秘密“评语”塞入档案还是需要的。幸而系主任兼代理支部书记的教授,坚决不同意辅导员的意见,并发感慨地说:“我早就注意孟龙这个学生了,文武全才,人才难得。你们这样干,不是摧残优才、暴殄天物吗?再说,他也是个共青团员! 你们不是也查过他的家庭吗 ?土改时,全家六口人、三间房两亩地、自食其力,定的是下中农成分。贫农、下中农是革命的依靠对象嘛……”  于是,师兄成了又“红”又“专”的尖子学生……

  后来,师兄被选送去非洲大学深造,毕业后即参加帮助尼格罗兄弟姐妹的建设美好家园工作。我毕业后也有幸参加经济技术援助兄弟姐妹的大潮中,首次出国是乘“耀华”号远洋轮,横跨印度洋,万里赴非洲。同船还有众多的工、农、医各类专家和技术人员。

  一天,“耀华”轮横穿赤道,就是“坐地日行八万里” 、但实际上看不见的那条地球上的红线。午饭后,众乘客或午睡或晕船,都躲在仓里。我辗转床头,心血潮动、思绪翻涌,起身踱上甲板。行走几层甲板,竟空无人影,联想清晨日出时,满甲板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叹人生聚散,何尝不是如此?

  其时,仰头,蓝天顶、骄阳似火;巨轮周遭的全景:无涯的深蓝色洋面浪涌层层叠叠、低沉地轰鸣着。当我来到最高层甲板时,突见一孤零零的身影依栏远眺。啊 ! 那棱角分明、骨骼非凡的背影好熟习呀! 侧面看,那人紧锁剑眉、神情忧郁。我突然心头一震:“天哪 ! 师哥 ! 是你吗 ?”  师兄猛然看见我,顿时脸上云开雾散、惊喜异常……

  原来,他已在非洲读书和工作了几年,这次回国暂短休假后又重返前线;知道了师兄曾在多个援外专家组工作过……  寂寞单调的船上生活顿时结束了,我与师兄终日促膝长谈……

  在远洋轮上,师兄还介绍我认识了同船来的美女医生金菁,她与师兄是在黄埔港登船前一次奇遇中相识的。那不过是个老掉牙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但这里加几句赘文也无妨。原来,金菁在祖国南大门海滨大港等待登船赴非时,曾去著名的秀越公园散步。那年月,即使在周日,偌大的风景如画的公园中,只有几个寥寥的人影。金菁一个人在园中玩得十分惬意…… 四个搞“文攻武卫”的“造反派”,实则是流氓和混混,也在园内搞什么巡逻。当他们看见美丽异常的金菁时,一个说:哎呀!我从没见过“牌儿”这么靓的。她怎么敢一个人在这里闲逛?为甚么不去“抓革命、促生产”?得盘问盘问她…… 师兄也在等待登船,也来公园散步。当他听见几个混混的议论时即开始警觉了…… 当几个“造反派”对金菁动手动脚时,师兄当然出手了…… 三个壮汉的匕首被踢飞、倒地;一个刚掏出手枪,但即刻被打得满面流血…… 师兄拉着金菁逃回东方宾馆(那是出国人员入住的高级宾馆)。当晚就登巨轮、下南中国海了…… 后来听说:那些“造反派”们满城搜捕打人“要犯”……

  碧海青天、巨轮摇曳。第一眼见到金菁时,我不禁大吃一惊、暗忖:啊?这位清丽修长、英气逼人的女生,好像是在哪一次梦中见过的呀 ?难道…… 难道有什么缘分么 ? 然而,我已看出,她是恋着师兄的。

  一次插在众乘客中、凭栏观赏大洋上的壮丽日出。旁边的师兄压低声音、微笑着对我说道:“哈,小老弟! 你的眼神泄露了天机,你对金菁有感觉 ? You must have no fiancée ?(你一定还没有女朋友/未婚妻吧 ?) 我倒是可以牵红……”

  冷不防,师兄后背却重重地挨了一拳。原来,被人家听到了。那位将门之女岂能容忍?人家是钟情于你的呀!你却如此转让,真是岂有此理 !  可我知道,师兄之心,早已别有所牵恋。我茫然若失……

  世事风云变幻,岁月来去匆匆。屈指算来,与师兄分别已整整六六三十六年矣 ! 也该打开、仔仔细细看看那些手稿了。于是,我告老还乡、携师兄手稿返回故乡山水间。时值秋高气爽,白日,我静卧在故乡山岗的草地上、仰望云卷云舒;心灵和思维时而海阔天空、时而翻卷着那一页页匪夷所思的文字……

  每当暮落时,我即焚香沐浴。然后端坐电脑前,我看着师兄的手稿、敲打键盘;我不禁思接千载、思极毫芒,把那已久远的、埋在历史深处角落里的一幕幕显现出来,一串串文字竟似丛林间的清泉、汩汩流出 ……

 

  〖诗经〗描述的桃园令人心往神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李白欲求遥远的海上仙山: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偶驾一叶扁舟漂入桃花源。

〖圣经〗记述了夏娃和亚当在伊甸园里被诱惑而偷吃禁果。

    访客    发表于  2017-12-12 16:11:31

yeezy boost

nike basketball shoes

nike air zoom

huaraches

dior sunglasses

pandora bracelet

falcons jersey

nike free run

nike air max 90

adidas outlet

qzz
    访客    发表于  2016-12-28 17:40:07
20161228lck tiffany and co chrome hearts outlet canada goose jackets coach outlet online nba jerseys adidas wings cheap jordans kobe 9 gucci outlet gucci borse michael kors handbags ghd hair straighteners ray ban sunglasses oakley sunglasses wholesale hollister sale michael kors outlet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cheap nba jerseys canada goose outlet longchamp handbags 20161228lck
页次:1/1  共有2条  20条/页   1 
评论: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免责条款 |  合作专题 |  联系我们 |  会员优惠条件

版权所有 (c) 2004-2008 中国动漫交易网 24小时监督电话:13501366793 京 ICP 证 06014227 号
建议最佳浏览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 1024*768 以上